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电商资讯
山东省
济南市天桥区
凤凰山路3号
点击进入

园区内刊

MAGAZINE

点击进入
电商资讯

再融百亿美元,够不够美团“打仗”?

更新时间:2021-04-24 08:51:21点击次数:249次

美团又补充了新的弹药。

近期,美团发布公告称,拟寻求以增发股票和出售可转债的方式,融资近100亿美元。这一数额创造了港交所增发历史之最,也是美团IPO以来首次大规模再融资。

公告显示,此次美团所募得的资金将用于科技创新,加大在无人车、无人机配送等前沿技术领域的投入,以及一般企业用途。

目前,美团的现金流状况尚可。据其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12月底,美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结余分别为171亿元人民币和440亿元人民币,合计约为611亿人民币(94亿美元)。

但对比竞争对手们的资金储备,这些钱还远远不够。连线Insight梳理各家财报发现,截至2020年底,阿里巴巴持有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及短期投资约为700亿美元,京东约为232亿美元,拼多多约为133亿美元。

对于目前被多方围攻的美团来说,需要更多的资金储备来应对一场场“硬仗”。

美团的护城河正在受到挑战。外卖、餐饮是美团的营收的基本盘,但饿了么借反垄断新规,频频起诉美团;团购平台“联联周边游”等平台正有“围攻”美团之势;抖音近期也挤进了本地生活领域,增长凶猛,抢走了不少美团的市场。

到店及酒旅业务是美团的“现金牛”,也形成了独有的优势。不过,作为老大哥的携程也不会放松警惕,据多家媒体报道,携程于近期打响了“补贴战”。

新业务方面,社区团购业务美团优选正站在前所未有的战略高度,但它也拖累了美团的财报,让美团又重新陷入了亏损。

美团还将持续投入,为此它发布公告称,因为大力发展社区电商业务,可能在未来几个季度继续亏损。

竞争环境的变化,也在制约着美团的狂奔。

自今年2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出台,各地方法院、数次诉讼案中,美团被判决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另一边,市场监管总局也对包括美团优选在内的多家生鲜电商玩家的不正当价格行为作出行政处罚。

在这种备受挑战的情况下,美团今年的仗,可以说比以前更难打。这次,它要到什么时候才能摆脱亏损的境地?

外卖是美团的老本行和基本盘,在过去数年贡献了大量营收,但它不足以支撑起美团的未来。

在外卖领域,美团已经取得了市场份额的领先,原有的补贴力度下降,而价格敏感的消费者,依然会选择最经济实惠的方式解决餐饮问题,另一方面,美团骑手的成本也还在不断增加。

外卖并非是一个高利润的领域,诞生以来,美团外卖曾持续亏损5年,从刚刚盈亏平衡的2019年到如今,其平均毛利并不高。

根据财报,2019年美团外卖餐饮业务的毛利为18.7%,而2020年毛利率已经降至个位数。

而这个老本行,又迎来了外部市场的猛烈变化。

2020年4月,美团遭遇商户“围城”事件。广东等多地餐饮协会纷纷喊话,要求美团降佣金以及取消针对饿了么的排他性合同条款。

其中,广东省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外卖专委会提到,餐饮外卖骑手成本占总收入的比例逐年下降,餐饮企业的佣金率却逐年上升。

受疫情影响,再加上商家抱团反攻,美团2020年一季度商户和用户数量首次出现环比下降,但压力之下的美团,却只微调了佣金幅度。

一直以来,支撑美团营收和利润的是:广告营销收入和佣金收入。佣金是商家被动支付、广告是商家主动投放。美团与商家之间矛盾激化,并不是一件好事。

反垄断大潮下,来自监管的压力,很可能会让商家不再需要“二选一”。

今年2月,《国务院反垄断委员会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出台,美团多次被各个地方法院判处存在不正当竞争行为,并向饿了么赔款。

对于反垄断监管问题,美团CEO王兴曾解释称,外卖平台与电商平台不同,对商家的抽成中计入了配送费用,而电商是分开计算,把外卖抽佣和电商平台类比对美团不公平,正与监管沟通以获得更好的监管环境。

来自饿了么的诉讼战还在持续。最近一次是4月14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美团不正当竞争行为作出判决:北京三快科技有限公司(美团)将向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饿了么)赔偿35.2万元人民币。

趁此机会,如果各地“二选一”都取消,饿了么有可能抢走美团的商户,外卖市场格局又可能将改写。

正在这多事之秋,美团外卖的变现率又有所下降。过去三年,美团外卖业务的变现率从8%上涨到14%,毛利从8.1%提升到18.7%,但2020年四季度,美团外卖业务变现率又降至13.8%。

本不赚钱的外卖业务,又迎来了新的挑战。外卖的仗打到现在,依然没到终局。

而本地生活领域,美团还在遭遇更多竞争者的挑战。

首先是联联周边游游等团购平台。连线Insight曾在《突袭美团》一文中写到,联联周边游在下沉市场崛起,攻入美团的腹地,还在深入一二线市场。与联联周边游一齐突袭美团的,还有旅划算、云客赞等诸多玩家,它们的模式十分相似,也成长到一定规模。

其次,是来自抖音的猛烈攻势。据《晚点 LatePost》报道,字节商业化部门在2020年12月成立了专门拓展本地生活业务的 “本地直营业务中心”,并分为三个团队:垂直业务、广告业务和创新业务团队。

今年,抖音加大了对本地生活业务的投入。自2月以来,北京、上海、杭州等一二线城市所在的抖音同城页面中,“团购”出现在最顶端的第一个入口,明显对标美团旗下的大众点评。

另外,除了攻克用户,抖音点餐、支付二维码已经登上北京、上海、成都等城市餐桌,试图抢走美团的商户。抖音目前已布局包括餐饮、酒店民宿、景点推荐等场景,涉猎广泛。

目前,字节跳动正在挑战美团的核心业务,美团内部也已针对抖音本地生活业务进行调研,已经得出一定结论,并在酝酿下一步行动。

显然,美团十分重视抖音这个对手。而在抖音平台的强推荐机制下,餐饮等生活相关的内容,又比较容易被用户接受。抖音入局对美团的影响,已经不可忽视。

当美团的腹地迎来了更多无法轻视的侵入者,它要打的仗就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