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电商资讯
山东省
济南市天桥区
凤凰山路3号
点击进入

园区内刊

MAGAZINE

点击进入
电商资讯

新规出台!直播行业巨震

更新时间:2022-04-01 11:18:20点击次数:1010次

01

直播新规出台

愈发规范的监管政策,愈发严厉的官方重锤之下,直播行业那股掺杂着无数暴富虚假泡沫的浪潮终将褪去。

据悉,昨日由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国家税务总局,以及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制定的《关于进一步规范网络直播营利行为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意见》发布,引发了行业无数人的讨论。

《意见》针对去年笼罩在行业中的税收风暴,提出了重要的几点:

首先,直播平台要每半年报送主播相关营利信息。为加强网络主播账号注册管理,网络直播平台应当每半年向所在地相关部门报送存在网络直播营利行为的网络直播发布者的取酬账户、收入类型及营利情况等信息。

其次,在税收监管方面,进一步加强税收大数据分析,健全常态化监管机制;而网络直播平台、直播服务机构则必须代缴主播个人所得税,不得通过所谓的“公会”、第三方转嫁收入。

此外,《意见》也针对直播间中诸如虚假营销、水军炒作、激情打赏等种种屡禁不止的乱象,提出了许多更为严厉的监管内容。

这也意味着,站在万亿风口上的直播行业如今正在走向成熟期,从此之后一切都得按规矩来。

黑是黑,白是白,再无可以游走在违法边缘的灰色地带。


2021年9月,一则“两名带货主播涉嫌偷逃税被立案检查”的消息引爆舆论场。据通报,这两名主播涉嫌通过改变收入性质等方式偷逃税,且涉税金额较大。

2021年11月,淘宝直播平台头部主播“雪梨”、“林珊珊”被官方通报涉嫌偷逃税款,并依法对其分别追缴税款、罚款等共计6555.31万元、2767.25万元。一夜过后,两人被全网封杀。

2021年12月,淘宝直播平台超级头部主播“薇娅”也卷入了逃税风波。官方通报其偷逃税款6.43亿元,其他少缴税款0.6亿元,依法对其追缴税款、罚款等共计13.41亿元。一夜过后,又是火速凉凉。

2022年2月,快手平台知名主播“二驴”被官方通报偷逃税款1926.05万元,少缴税款1450.72万元,因此对其追缴税款、罚款等共计6200.3万元。

一税未交,一步踏错,昔日那些围绕在周围的荣耀与光辉尽数褪去,留下的只有一张张数额惊人的处罚罚单、还有苍白无力的道歉声明。

沸沸扬扬的舆论场上,有人曾愤然呐喊:“上个月雪梨出事,这个月薇娅出事,那下个月是谁呢?”也有人呼吁:“一个主播抵得上一个企业,太不公平,这个行业需要彻底整治!”

如今,一边是紧抓源头的直播机构与平台,一边是不断完善进步的大数据系统,那些企图寻找漏洞、钻空子、装糊涂的贪心牟利者们,早已无路可走了。

02

直播乱象可休矣

任何事情的发展都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直播亦是如此。从2018年极其火爆的秀场直播到如今风头正盛的带货直播,改变的是模式,未变的是由野蛮生长时期向规范成熟时期过渡的本质。

“我们平台主播的收入都是通过支付宝提现,钱都被主播们直接提走了,所以我们就感觉没必要再替他们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了。”

还记得2017年,北京税务部门通报了某直播平台旗下主播存在逃税现象。据报道,该直播平台在2016年支付给主播的工资金额高达3.9亿元,但却没有按照规定为其缴纳税款,因而需要补税6000多万元。

这一年,也正是花椒、YY、映客等多个秀场直播平台神仙打架的日子。面对逃税现象,平台轻飘飘的一句“不了解”、“没必要”或许也是当时乱象的隐性表达。平台主播的收入该不该缴税?该由平台缴还是主播缴?若主播逃税,平台要担责吗?

直播行业呈井喷式增长之下,从秀场到带货,那股不断泛滥的虚假泡沫从未消失。一个又一个网友口中所谓的“惊天大瓜”,激起行业的阵阵巨浪。

伴随着震荡过后泛起的一圈圈涟漪,行业走下神坛回归常态,昔日那些听起来模棱两可的问题也有了明确的答案。

走进占据网络用户注意力与时长最多的短视频与直播间,将更能刺激观众感官的娱乐模式与相比传统电商更短的消费决策路径相结合的直播电商能够崛起是必然。

然而,就在抖音、快手、淘宝直播等平台取代昔日的花椒、YY,成为直播行业新星的同时,欺诈、假货、混乱等问题也随之而来。

数据显示,2021年全国12315平台共接收新消费投诉举报达12.3万件,其中与直播带货相关的占了八成,达10.3万件。如洪流一般倾泻的维权投诉中,虚假带货、刷单炒信、货不对板等成了压在行业之上的重重大山。

就连那些因偷逃税被封杀的头部主播也曾深陷泥潭。去年5月,薇娅在直播间售卖的“古姿与Supreme联名风扇”被网友扒出是山寨货,瞬间冲上热搜;

同样是去年5月,有博主爆料快手主播“驴嫂平荣”直播间所售卖的“朵唯12Pro”手机是未经官方认证的山寨货。而“驴嫂”的直播间,这款山寨货被包装成了主播送给粉丝的正品福利,官网4999的价格直降3000元,低价的刺激下无数人哄抢。

待收到货后,意识到被骗了的消费者又会愤然涌向维权平台,要求退货、要求赔偿……

不难想象,数都数不清的例子之下,这样魔幻的局面不只在一个直播间上演。

流量的生意,就是金钱的生意,就是暴利的生意。即便是到了秀场直播间,种种为博眼球的无下限操作也是从未停止,还有早已形成产业链的“打赏骗局”。

例如,刚过去不久的315晚会上,央视揭露了一个“由男运营冒充女主播诱骗用户打赏”的直播骗局;还有几天前,冲上热搜榜的“男出纳挪用公款2000万打赏女主播”的消息,这则新闻的背后还有更多的人在谎言与诱惑的哄骗下坠入深渊。

若这样的不良风气继续,更令人担忧的还有那些尚未能辨别是非曲直,未形成判断能力的未成年人。

据了解,近期也有业内人士爆料,有相关机构正在针对这种情况起草新规定,例如计划网络主播的粉丝打赏收益设置每日1万元的上限,并考虑对网络直播实施更加严格的内容审查。

动荡之下,风向已变。直播乱象可休矣!

03

直播强监管时代来临

再怎么暴利的风口,红利也终有消退的那一天。

今年3月,淘宝直播联合阿里巴巴认证共同组织了一场关于互联网营销师,也可以称之为带货主播的认证考试。

一位位主播拿着准考证,面对镜头向粉丝打招呼,此后的带货直播间里,如他们一般的职业主播会越来越多,头部再难出现。

直播带货野蛮生长时代,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站在金字塔顶端的头部身上。渐渐地,头部主播的话语权越来越大,从最开始的带货到建立公司,布局供应链,进化成了如庞然大物一般的“货品播一体”的超级头部。


伴随着直播电商的市场规模不断变大,更多源源不断地涌入行业的中小主播们成了长尾效应下那条长长的尾巴,走进带货直播间,辛辛苦苦工作10个小时,拿着那份足以养活自己的月薪。

对于这些中小主播而言,不是头部,没有流量,一夜暴富是天方夜谭。

报告显示,从2021年到2023年,短视频与直播领域的人才缺口不断扩大,从最初的181万攀升到了574万,其中需求量最大的岗位就是主播。

步入2022年的直播间,如今的局面更像是“一鲸落而万物生”。

强监管时代来临,湖面终会回到平静,行业告别野蛮生长回归本质。良性循环之下的“人、货、场”,直播间的各方也会回归自己原本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