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电商资讯
山东省
济南市天桥区
凤凰山路3号
点击进入

园区内刊

MAGAZINE

点击进入
电商资讯

停播等于倒闭,流量之下,李佳琦们别无选择

更新时间:2022-04-18 08:49:40点击次数:1947次
一、不是不能停,而是不敢停

“在整个直播带货行业,谁不想成为下一个李佳琦?”

这个世界上,人们总爱听些逆天改命的故事,在如潮水般疯狂扑来的羡慕与夸赞里,偶尔幻想下自己也能成为下个故事里的主人公。

走过野蛮生长时期,经历头部大主播时代,如今再放眼整个直播带货行业,薇娅因偷税漏税败退,罗永浩终于赚足了前往下一站的盘缠,满意离开,曾经总爱标榜江湖气的辛巴也渐渐退居幕后。

不知从何时起,直播界的“四大天王”里,依旧坚持在一线的竟只剩下李佳琦一个。

站在金字塔的最顶峰,被外界以仰望的姿态慌慌张张地推上神坛,但凡有个什么风吹草动都能引起无数人的疯狂讨论与围观,面对这样的局面,想必李佳琦的日子也不好过。

不久前,一则“李佳琦,邻居”的词条登上热搜榜,瞬间引爆了沸沸扬扬的舆论场,有人为他点赞,有人却疯狂辱骂。

format-jpg

这件事情的起因,只是一张不知是从何处传出的聊天截图里,有人爆料李佳琦在隔离期间,为住在他周围的邻居都送上了一份超级大礼包,从图片上看,从大米蔬菜到牛奶零食等各种物品都有,种类非常丰富。

format-jpg

伴随着这样一张截图被全网疯传,这件听起来本该是十分暖心的小事,却意外地为李佳琦招来了一波又一波的质疑,有人说他是故意炒作,也有人暗讽其借机巴结权贵。然而距离这场骂战争执还不到一天时间,就有网友出来澄清:图片里的物资是自己买的,跟李佳琦没有关系,并且李佳琦也不住在汤臣一品。

format-jpg

一场乌龙闹剧背后,更反映出众人对于“新晋上海市民”李佳琦的好奇与关心。小红书上,有网友发文询问:“不是已经居家隔离了吗?为啥李佳琦还在坚持直播,他是怎么直播的?”

于是乎,在数百条的评论区里,有网友分享了李佳琦之前直播到一半被通知做核酸,无奈之下只好让妈妈先顶上的搞笑经历,也有网友打趣:“他一场直播肯定有几百万的收入,要是我,在icu都能爬起来直播。”

format-jpg

据报道,近期受疫情等不稳定因素影响,李佳琦一键开启“居家带货”模式。相比起之前,其直播间时长也从每晚的6-7个小时缩减至3-4个小时,场均产品数量不断下滑,由100件左右下降到60-80件左右。

“停播就意味着把自己的流量拱手送人,要是有哪个主播敢一直停播到解封的话,就直接跟退网没啥区别了。”

事实上,不论遇到任何突发情况都坚持做直播的主播,不只有李佳琦一个人。就像有位带货主播所说的那样,停播可能意味着失业,不是不能停,而是不敢停,流量不等人。

一句“不敢停”,也道出了这个表面看似光鲜亮丽的行业背后,那些在不少社交平台上被疯狂吹嘘的暴富经历里,永远被一笔抹去的残酷与辛酸。


二、虚无的现实,不灭的神话

不断突破想象的直播成交额,仿佛接力跑赛道旁传来的阵阵呐喊,激励着整个直播行业里更多的主播、更多的商家、更多的从业者不断突破极限,为了追求一个又一个销量奇迹而无限竞争。

或许正因如此,那盏愈发明亮的直播间聚光灯背后的故事,总是令人十分唏嘘。

format-jpg

“没办法,只能用时长来换取更多人数,然后产生交易。直播12个小时一定是直播间火爆,每隔十几秒就能卖出一单,你说怎么可能停?”

见证了秀场直播的繁荣到落寞,又赶上了短视频的火爆风口,其实从几年前那个无数消费者对于直播带货模式并不熟悉的时候,就已经有一批批敢于吃螃蟹的人涌入这个行业。

正如有位曾有过秀场直播经验的带货主播所回忆,自己最开始在抖音上尝试做直播的时候,没有流量,唯一能拼得过的只有时长,经常一播就是12、13个小时,有时候到了第二天嗓子都哑了。

format-jpg

流量不够,时长来凑,这是每一个带货主播早期都必须面对的辛酸经历,即便是在这个行业成功做到了超级头部的李佳琦、薇娅,也是如此。

坦白来说,从早期的籍籍无名一路奋战成为一个行业的领军人物,这一路需要付出的是身体与精力的超负荷运转,更是在前路未知的情况下不断摸索出经验与方法。

李佳琦曾公开分享过一次自己的工作日常,他说:“一年365天中,做了389场的直播。每天从晚上7点开始,直播到次日凌晨1点,直播结束后卸妆、和员工开总结会,凌晨4点睡觉。中午12点到下午5点,选品,准备晚上的直播,周而复始。”

format-jpg

头部主播一路走来所经历的无数坎坷与逆袭突破,应该也是每一个怀抱着憧憬进入这个行业的新手小白必听的故事,谁都想成为李佳琦,但他所创造的神话是不可复制的。


三、风会从哪个方向来

众所周知,一个新兴行业早期只有小部分人关注的时候,挑战愈大,机遇愈大。

如今的直播行业早已度过了早期乱象频出的野蛮生长时期,直播带货场上的整体逻辑也渐渐从以往的关于个人大IP转移至为货品服务本身。

数据显示,早在2015年,中国的MCN机构仅有160家,而到了2019年年底,其机构数量已突破5000家。

在流量与变现不分家的情境下,向行业不断输送达人网红的“造星工厂”数量增多的同时,至2020年,我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主播账号累积超1.3亿,其中日均新增主播峰值4.3万人。而他们其中的绝大多数人,每个月的收入低于万元。

“在这场比赛中,一个强大的系统在以精确的量化标准控制着主播。实时的数据跳动和不定时关闭的流量阀门,是高悬的红灯。”

format-jpg

(某直播培训基地;图源:36氪)

正如一位业内人士所说,头部的超级主播占据80%的流量与资源,剩下的20%才是行业中更多的中小主播争夺的领地。“粥少僧多”的现实,也成了压在多少人身上的沉重枷锁。

当然,近年来随着直播带货行业不断被曝出的种种乱象,例如直播间售假、大主播逃税等等,都渐渐地得到了更好的政策监管。

与此同时,曾经作为一个新兴职业出现在大众眼前的带货主播,也有了自己的新名字“互联网营销师”。

雪梨、薇娅等头部主播被罚后的全网封禁,还有严查严打下成千上万个因违规而被封禁的直播间,行业巨震之下,无论是商家还是主播,大家都能直观清晰地感受到直播新时代终将到来。

不过目前还需要等待,需要时间。

“万里挑一的头部主播靠的是天赋,但是达到合格线水准的主播只需要7天左右的时间就能速成。”

大主播时代落幕,并不代表行业的人才需求消失。正相反,就像一位直播机构的培训人员所说,现在一个主播投入成本太高、回报周期较长,也有风险,不如总结方法论,直接批量化生产来得快。

format-jpg

(图源:南方+)

然而目前在一股股跟风潮之下,这样的主播速成班质量良莠不齐。据报道,曾有记者走访了30多家直播基地,这其中有80%以上的基地经营时间不超过一年。

这也意味着会有很多入行小白,投入了巨大的成本,在探索流量的路上苦苦摸索了很久,终究还是没有等来成功变现的那一天。

有时候,与其随大流跟风,时刻担心掉队,还不如先停下来思考一下自己的核心优势在哪,自己的优势适不适合这个行业。

步入下半场,直播风口依旧,但我们应该要知道风会从哪个方向来。